你的位置: hitomi摄影网 > 服务项目 >

电影《河边的错误》:丰富而复杂,令人称赞

发布日期:2024-01-07 09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83

近期,改编自名作家余华小说的电影《河边的错误》备受关注。这部电影融合了诗歌、音乐、梦境、命案、易装、畸虐等多个元素,令人难以评价。观影后,我深感这部电影既丰富又复杂,但又简单到令人称赞。

影片中,导演魏书钧将这些元素自然融合,无论是故事、表演还是影像语言,都展现出强大的能量和深远的思考。我不禁为导演的才华所折服,《消失的她》与之相比则显得黯然失色,成为了一个无能之辈,只有外形却无魂魄的存在。

这部电影给人一种表达未尽的感觉,似乎讲了很多,却又似乎什么都没说。从片头的字幕来看,似乎讲的是命运,“糊涂而又高深莫测的命运”。然而,实际上,命运既不高深也不糊涂,就像那条见证生存与死亡的河流,静静地流淌着,无论多少雨水或血水,无论春天还是秋天,都无法改变她的一分一毫。

从集体荣誉到救死扶伤的锦旗,从马哲的夹克和警服,到失而复得的个人三等功,还有许亮的大波浪,王宏的诗歌,你可以感受到一些存在主义的呐喊。

朱一龙的演技有了跨越性的提升,与电影与角色融为一体,他通过增重毁掉了原本儒雅和帅气的形象,转而展现出一种哲学的味道。有几个瞬间,他仿佛变成了命运之神,人物形象如此丰满。

电影几乎完美,但仍然存在一些瑕疵,这些瑕疵与朱一龙饰演的马哲有关。

首先是嫌疑人许亮第一次自杀未成功,洗胃后仍处于危险状态,需要转院。由于找不到家属签字,医生无法办理手续。此时,马哲因急于救人,从医生手中夺过文件签字。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这种情况下,只有直系亲属或监护人才有签字资格,马哲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警察,签字都是无效的。

第二个瑕疵是,马哲在幺四婆的家里发现天花板上的鞭痕,并模仿这个动作,怀疑疯子用鞭子抽打幺四婆。然而,这个情节在物理学上是不符合规律的。如果站在床上往下抽打,无论如何用力,都无法打到天花板,而是应该打在桌椅或地上。

第三个瑕疵出现在马哲的幻觉中。他连开四枪后去找局长自首,然后要求局长杀掉自己,以结束一切。这个情节在小说中并不存在。小说中,他认为法律无法制裁凶手,于是在河边一枪就结束了疯子的生命,然后请求局长将他送进拘留所。显然,小说中的情节更为合理,更经得起推敲,电影中的处理过于荒诞。

这个情节的改编是整部电影在改编方面为数不多的败笔之一,因为这个情节过于直白地表现出马哲的失常。试想,局长怎么可能让他继续工作,更别提立功了。

电影的巧妙之处在于将每个人都隐藏起来,如幺四婆、许亮的不为人知的嗜好,王宏的离经叛道之恋,专注于一种简单游戏的疯子。每一次他们被拆穿后,都会展现出另一层让人意想不到的自我。

马哲越陷越深的自我迷失以及明明清醒却无力改变的无力感,才是《河边的错误》的精髓。当他说出那句“那正是你的错,也是我的错”的时候,原本小说和电影中的自信与扎实的马哲队长形象开始松动,似乎他被一个普通惊悚片中的男主角附身,不再那么坚不可摧。

然而,就像这些胶片感爆棚的影像一样,不完美也是完美中的一部分。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往往很难交到朋友,而那些身上有着毛病和怪癖的人往往会让我们印象深刻,久久难以忘怀。《河边的错误》也将在接下来的五年中继续为人们所津津乐道,让我们久久回味。


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